<nav id="bgqm4"><big id="bgqm4"></big></nav>

<em id="bgqm4"><tr id="bgqm4"></tr></em>

    7月1日為何成為中國共產黨成立紀念日?

    類別:黨史教育 發布時間:2021-06-05 瀏覽人數:0


    由中共中央黨校中共黨史教研部編寫的《中共黨史知識問答》,以問答的形式對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進行革命、建設和改革發展的光輝歷程作了系統回顧。

    今天我們來學習“7月1日為何成為中國共產黨成立紀念日?”【點擊查看往期】

    1921年7月23日,各地共產黨早期組織的代表匯集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號(現興業路76號),在這里舉行中國共產黨的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。由于會場受到暗探的注意和租界巡捕的搜查,最后一天的會議改在浙江嘉興南湖的一艘游船上舉行。參加會議的共有來自7個地方50多名黨員的13位代表,他們是:李達、李漢俊(上海),張國燾、劉仁靜(北京),毛澤東、何叔衡(長沙),董必武、陳潭秋(武漢),王盡美、鄧恩銘(濟南),陳公博(廣州),周佛海(旅日)。上海早期黨組織的主要創始人陳獨秀此時正在廣州,派遣包惠僧作為代表參加了會議。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和尼克爾斯基出席了會議。這條從嘉興南湖駛出的“紅船”,雖然曾有人中途下了船,但上船的人越來越多,成為一艘東方巨輪,引領了中國歷史的航向。中國共產黨的成立,也是近代中國從苦難走向輝煌的起點。

    既然黨的一大正式召開的時間是1921年7月23日,但每年為什么要把7月1日而不是7月23日作為中國共產黨成立的紀念日呢?其實,7月23日作為黨的一大開幕的時間,是后來黨史工作者考證的結果。至于黨的一大具體是在哪天召開的,很長一段時間,大家并不是很清楚。
    目前能看到的最早一份關于黨的一大情況的記載,是一份形成于1921年下半年的《中國共產黨第一次代表大會》的材料,其中清楚地寫道:“代表大會定于六月二十日召開,可是來自北京、漢口、廣州、長沙、濟南和日本的代表,直到七月二十三日才到達上海,于是代表大會開幕了。”可惜這份材料存放在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,很長時間人們并不知曉。
    參加黨的一大的一些代表,后來曾對一大召開的大致時間有過回憶,但具體日期頗有出入。毛澤東對訪問陜北蘇區的美國記者斯諾說:“1921年5月,我到上海去出席共產黨成立大會。”這里的5月,應該是指農歷。毛澤東具體動身的日期是6月29日。何叔衡的同鄉兼好友謝覺哉在這天的日記中寫道:“午后六時,叔衡往上海,偕行者潤之”。毛澤東、何叔衡是秘密前往上海的,謝覺哉當時并不知他去上海干什么。新中國成立后,謝覺哉回憶說:“一個夜晚,烏云蔽天作欲雨狀,忽聞毛澤東同志和何叔衡同志即要動身赴上海,我頗感他倆行動的‘突然’,他倆又拒絕我們送上輪船。后來才知道,這就是他倆去參加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——偉大的中國共產黨誕生的大會。”7月4日,毛澤東和何叔衡抵達上海。
    李達是上海共產黨早期組織的成員,與李漢俊一起負責黨的一大的籌備與會務工作。他在1955年回憶說:“六月初旬,馬林(荷蘭人)和尼可洛夫(俄人)由第三國際派到上海來,和我們接談了以后,他們建議我們應當及早召開全國代表大會,宣告黨的成立。于是由我發信給各地黨小組,各派代表二人到上海開會,大會決定于七月一日開幕。”張國燾也回憶大會是7月1日正式舉行的。他在《我的回憶》這本書中說:“我們交換意見的結果,決定七月一日正式舉行大會,開會地點借用法租界蒲石路博文女校的課堂,多數代表也就寄住在這間學校里。”李達和張國燾回憶的一大開幕時間,顯然受了每年“七一”紀念活動的影響,而且張國燾把開會的地點與外地代表住宿的地點記成一處了。包惠僧則在1953年回憶說:“開會的時間,是在各學校放暑假不久,約計總在7月10日左右。”
    陳潭秋在1936年回憶說:“一九二一年七月的下半月,在上海的法租界蒲柏路的女子學校,突然來到了九個客人。他們下榻于這個學校的樓上。”“到這里來的許多人,是中國各地共產主義小組的代表。他們到上海的目的,是為正式成立中國共產黨。”這里提到的9個人是指毛澤東、何叔衡、張國燾、劉仁靜、董必武、陳潭秋、王盡美、鄧恩銘和周佛海。因為除上海代表李達和李漢俊外,其他各地的代表大多是教師或學生,收入有限,便由李達的夫人王會悟出面,以接待北京大學師生暑假旅行團的名義,租了法租界的博文女子學校作為外地代表的住所。同是外地代表的陳公博是廣東法政專門學校的教授、廣東宣傳員養成所的所長、《廣東群報》總編輯,加之又是新婚燕爾,便下榻在大東旅社。陳潭秋的回憶因距離一大召開的時間不那么久遠,故而與實際開會的時間比較接近。
    那么,為什么把每年的7月1日作為中國共產黨成立的紀念日呢?董必武1971年的回憶頗能說明問題。他說:“七月一日這個日子,也是后來定的,真正開會的日子,沒有哪個說得到的。”在中國共產黨成立后的一段時間,并沒有在一大召開多少周年之時開展紀念活動。把7月1日作為中國共產黨成立的紀念日,有據可查的最早見于1938年5月毛澤東在延安抗日戰爭研究會所作的《論持久戰》的講演。毛澤東說:“今年七月一日,是中國共產黨建立的十七周年紀念日。為了使每個共產黨員在抗日戰爭中能夠盡其更好和更大的努力,也有著重地研究持久戰的必要。因此,我的講演就來研究持久戰。”毛澤東是黨的一大代表,在會議期間還擔任記錄工作,但他講這番話時距離一大召開已經17年了,未必對一大召開的具體時間記得那么準確。而且,他把這天作為黨成立的紀念日,但并沒有說一大就是這天開幕的。中國共產黨的成立,標志性的事件自然是一大的召開,但一大召開前已經有了黨的早期組織,否則各地無法推選出參加大會的代表。全國各地的共產黨早期組織是1920年下半年至1921年上半年陸陸續續組建的。所以到一大召開時,黨的地方組織實際上已經建立了。
    中共中央第一次正式將每年7月1日確定為黨成立的紀念日是1941年6月。到這時,中國共產黨已經成立整整20周年,而此時又正處在抗日戰爭最困難、最艱苦的階段。這年1月,國民黨制造了震驚中外的皖南事變,新四軍遭受重大損失,第二次反共高潮達到頂點;與此同時,日軍在八路軍開展百團大戰后進行報復性的大“掃蕩”,對敵后抗日根據地實行殘酷的殺光、燒光、搶光的“三光”政策,敵后抗戰面臨前所未有的嚴重困難。為了振奮全國軍民堅持抗戰的信心,中共中央決定隆重慶祝黨成立20周年。
    這年6月,中共中央發出毛澤東起草的《關于中國共產黨誕生二十周年、抗戰四周年紀念的指示》,明確指出:“今年‘七一’是中共產生的二十周年,‘七七’是中國抗日戰爭的四周年,各抗日根據地應分別召集會議,采取各種辦法,舉行紀念,并在各種刊物出特刊或特輯。”中共中央還提出,宣傳的要點是在黨外“要深入地宣傳中共二十年來的歷史,是為中華民族與中國人民解放事業英勇奮斗的歷史。它最忠實地代表中華民族與中國人民的利益。今天無論在國際國內任何困難情況下,它都要堅持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,團結到底,抗戰到底,反對分裂,反對投降”。在黨內,“要使全黨都明了中共在中國革命中的重大作用,在今天它已成為團結全國抗戰、爭取抗戰勝利的決定因素,它的政策,關系全國抗戰的成敗與全中國人民的命運。因此每個黨員都要正確懂得如何運用黨的統一戰線方針,要加強策略教育,與學習黨在二十年革命斗爭中的豐富經驗”。

    根據中共中央的指示精神,各根據地在這年7月1日前后開展了各種形式的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20周年活動。這年的7月1日,中共中央機關報《解放日報》發表《紀念中國共產黨廿周年》的社論,并且刊發《中國共產黨二十周年紀念特刊》。中國共產黨在重慶公開發行的黨報《新華日報》也特地刊發了《祝中國共產黨成立二十周年》社論。從這個時候起,每年的7月1日就成了中國共產黨成立的紀念日。

    來源:黨史學習教育官微

    文字:人民出版社《中共黨史知識問答》
    本期編輯:王珂園





    山東發展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    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 魯ICP備 16018610號

    地址:山東省濟南市漢峪金谷A3—5棟—39層

    欧美高清无码一区不卡-欧美日韩亚洲囯产在线-欧美图色另类偷偷自拍-欧洲女人性开放视频